首页 >> 指导性艺术资讯


看晁浩建怎样调教高音

http://www.mxdsj.com    来源:音乐周报    文章录入:刘红

王宏伟得过青歌赛民族组第一名,杨阳得过美声组银奖,张博在去年青歌赛虽没得金银铜奖,但他唱的带9个HiC的《军中女郎•在这快乐的日子里》反响最好。现在这三个男高音都是一线歌手,他们的老师是晁浩建。

晁浩建教高音有什么秘诀?他说变魔术或许有秘诀,全世界美声教学都一个方法:深呼吸,稳喉头,滑过渡,贴咽壁,全共鸣。

我问晁浩建:“为什么有些好材料却毁了呢?”

晁浩建说那一定是没按照男高音的科学规律培养。科学规律第一点是不能急,一定要循序渐进。王宏伟在新疆时就是跟晁浩建学,他的嗓子自来高,但很单薄,缺韧性,晁浩建不急着给他拔高,而是稳练中声区,尤其是换声点,要求他平滑地过渡,经过了10年的磨练,王宏伟的高音已经非常稳定,不管早中晚,还是旅途劳顿,小感冒,都能很保险地站住,这才给他有高音的作品。《西部放歌》那两个高音比HiC还高3度,第10届青歌赛王宏伟一下就唱出来了。今年1月8日,王宏伟在国家大剧院少数民族曲专场音乐会,最后观众齐喊《西部放歌》,在大交响乐队伴奏下,王宏伟凭肉嗓,两个超高音穿过乐队声稳稳地立住,这在当今男民歌手中,王宏伟算是头一个。

杨阳刚跟晁浩建学时还没有高音,大一只能唱到降A,唱原调《我的太阳》都破。经过两年的中声区训练,他有HiC了,但很嫩,晁浩建仍是保护式地训练,又经过5年,觉得他的高音经久耐用了,在第十一届青歌赛上让他唱有9个HiC的《团队的女儿》。

张博条件比较好,刚开始跟晁浩建学民族唱法,高音薄而浅,晁浩建让他改学美声,也是耐着性子磨两年,在第二届青歌赛上唱了《丑角•穿上戏装》,取得经验再磨两年,才让去青歌赛上唱《军中女郎》。晁浩建也知道,美声演唱不一定非唱HiC或HiC以上高音才是好的。但现在的比赛,一个新人没有高音,很难引起评委的注意,唱高音是很功利的作法。“但我把握住一点,学生的高音不到炉火纯青就不让秀。有个学生,14岁刚变声跟我学,现在21岁,七年下来,高音很方便,但我觉得他还嫩,还不到使用的时候,这时就将他‘雪藏’起来,这是为他以后的前途着想。”晁浩建说:“一个真正的男高音30岁以后才算成熟,巅峰期在35岁至50岁。”

晁浩建说,以前他以为高音的训练以半年或一年为坎儿,每个坎儿为半个音,就这样半个音半个音地长,最后达到HiC。后来经过多年教学实践,发现有的人不是这样。先要建立一个好的歌唱状态,状态好了,高音一下全有了。“所以我练男高音不是为他定计划,半年或一年上升一度或半度,而是给他建立一个正确的歌唱状态,这是从中低声建立起的。”声乐很特别,歌唱状态不科学,中低声唱没问题,但一唱高音就破或者挤,不圆润。歌唱状态科学了,中低音能唱,高音自然就上去了。

由于男高音和男中音不一样,男中音是真声,男高音到换声点以后,就要真假混声,所以晁浩建更多地是让学生从真声向混声过渡仍保持好状态,让听者感觉没坎儿,平滑地过渡。晁浩建说:“我用的方法就是在过渡前就让声进咽腔,我们听歌唱演员在舞台唱时,觉得发声靠前,但歌者往前唱,声一定白,且高音易破,其实应往斜后方唱,俗话说的贴着咽壁唱,很像中国京剧铜锤花脸的唱法:气行于背,脑后摘音。”沈湘以前也说过类似的话。

晁浩建一般是用ei母音或i母音让学生找进咽腔的状态。为了强化学生的机能,他让学生每天练习3次,每次不用长,20分钟到30分钟即可,长时间练,嗓子疲劳,恢复慢,再练容易伤着嗓子,把握度很重要。

我问美声和民族男高音在学唱上有什么区别?晁浩建说,在唱意大利语歌和唱汉语歌时,区别很大,意大利美声要求腔圆字随,正好他们的语言和美声有天然的关系。而汉语歌,讲究字头、字腹、字韵,唱时要字正腔随。用美声和民族方法唱汉语歌,是能听出区别的,但区别不大。民族唱法要学戏曲的吐字,夸张一点,也就是字头、字腹的过程长一点。而美声方法,这个过程就短一点,尽快过到元音,这样能保证腔体的圆通,共鸣充分,人听起来更饱满更过瘾。在没有电声设备的情况下,用美声唱的优势更明显一些,而有电声设备,民族唱法优势明显。但基础训练,美声和民族都是一个路数。

赵世民(文)

关闭窗口

在聘导师风采录

更多>>
    • 网站播音主持导师李芳简介

    • 李芳,中国首部《全国播音主持等级考试专业用书》撰稿人,国家级普通话水平测试员,正教授播音指导,艺考评委……

    • 网站琵琶导师赵金妹简介

    • 赵金妹,优秀中青年琵琶演奏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会员、中国琵琶协会会员……

    • 网站钢琴导师苏晓辉简介

    • 苏晓辉,优秀中青年钢琴演奏家,资深钢琴教育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音协社会艺术水平考級考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