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近郎朗

 

80后的奇迹——记郎朗

  

在电影院的片前广告中,在繁华大街的车站灯箱上,在电视黄金档的滚动广告中,在报刊杂志的时尚与娱乐版中,作为钢琴家的郎朗出现频率之高创下了古典音乐领域的记录,在他之前,中国没有一个钢琴家或其他器乐演奏家能在商业上如此成功,以超级巨星作为称号。

几天前的奥迪音乐周的演出上,我身边的一位观众显然并不常听古典音乐,在听完音乐会之后感慨原来钢琴协奏曲中间还会“停顿一下”(乐章间隙),但这并不妨碍他对郎朗的期待。在郎朗登台前,每当钢琴被搬到舞台上这位观众就以兴奋的口吻问他旁边座位上的朋友:是不是郎朗要上台了?

十多年前,80后的概念风生水起,以韩寒为代表的新生代作家的迅速崛起和众多国内音乐家在国际比赛中获奖让人不禁感叹,80后的时代到来了。

不过在那个时候郎朗在国内几乎没有什么名气;没有获过比赛大奖,在国内也几乎没有演出,与他同一代的演奏家们早已经红透了。

但当郎朗在美国迅速成名并以一颗新星的姿态重新进入国内视野之后,人们发现他在很大程度上颠覆了此前对钢琴家形象的认识。夸张无比的表情和大幅度的肢体动作让人津津乐道,前不久,有网友将他早年演奏的拉赫玛尼诺夫《第三钢琴协奏曲》的视频截取了几十张图片,做成相册之后命名为“史上最夸张的演奏表情”在网上迅速传开来,无论知不知道拉赫玛尼诺夫的网友们都在热议这个相册,据说郎朗的团队对此还一度感到不满。

当然,郎朗颇受争议的表情不是音乐会的全部。在一个许多年前BBC录制的贝多芬系列纪录片中,还留着爆炸式发型的郎朗与法国钢琴家大卫?卡德、美国钢琴家乔纳森?布里斯一起接受巴伦博伊姆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大师课,巴伦博伊姆盛赞郎朗:“在演奏中你流露出横溢的才华是无可置疑的。”

在音乐会的现场,这样的才华可以被观众更加直观地感受到,郎朗几乎可以奏出任何他想获得的音色,如果说乐器演奏家可以通过对乐器完美的控制和超凡的技巧在一瞬间深深地震撼台下的听众,在郎朗的音乐会中这样的瞬间频率要高出许多,有时效果令人惊讶得就如同他的表情一般。

但郎朗肆意流露出的才华有时候又过犹不及,在今年三月,郎朗与萨洛宁指挥的爱乐乐团在三个晚上的音乐会中上演了贝多芬《五首钢琴协奏曲》,英国的乐评人对于郎朗的表现并不满意,在报纸的评论中颇有微词。著名乐评人雨果?谢利在《每日电讯报》上仅给演出打出了两颗星(满分五颗星),谢利引用了英国浪漫主义作家罗伯特?路易斯?史蒂文森的名作《化身博士》来指代郎朗在艺术上的两面性。然而皇家阿尔伯特大厅演出的一票难求又表明,人们首先还是选择去听他的演奏,其次才是对他的演奏感到满意或者不满意,他拥有着十足的票房噱头。

在国内,郎朗的舞台与国外有很大差别。记得上一次在北京的音乐厅舞台上看到郎朗演奏还是2010年的北京国际音乐节,如果不考虑2011年底郎朗作为嘉宾在国家大剧院华沙爱乐乐团为波兰总统举行的专场音乐会上仅演奏了一首十分短暂的肖邦练习曲的话。虽然在国内拥有无可比拟的人气,但更多的时间,除了广告代言时间之外,郎朗还是更愿意出现在体育馆和品牌商演的现场而非音乐厅中,从影响力和商业的角度来看,显然音乐厅的诱惑力十分有限。每年的年底是郎朗在国内的演出高峰期,这样的在各大城市体育馆举行的“新年音乐会”战线更是曾经长达数周。最近他更是在30岁生日的时机将体育馆音乐会延伸到了柏林,当然,参加大型演出活动和慈善演出也是他重要的活动部分。  

在郎朗之前,同样没有一位钢琴家能够那样多地曝光于主流舞台之上,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香港回归庆典、白宫音乐会、欧洲杯开幕式,在今年年初郎朗还为纽约纳斯达克交易所敲响了开市钟。一个钢琴家做到这一点,放在全世界来看也并不多见。最近一次出现在全球瞩目的现场的音乐家是巴伦博伊姆,郎朗的这位老师在今夏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上成为了护送奥林匹克会旗的八个人之一,而几十分钟之前登台的指挥家西蒙?拉特却因为憨豆先生的存在而沦为配角。

曾经一段时间,人们对郎朗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体育馆与音乐厅的抉择上,在国内许多音乐爱好者的观念中,只有像克莱德曼这样的钢琴演奏者才能出现在体育馆里,因为他演奏的是轻音乐,但在体育馆中打出肖邦和李斯特的旗帜,是大尺度的。当然,之前这样的争论在全世界范围内也产生过,那是针对当年帕瓦罗蒂、多明戈和卡雷拉斯的三大男高音组合。

其实郎朗本人在内心对于体育馆和音乐厅的认识比热衷于这样话题的人们更加清楚,采访前我与他聊起某一次商业演出,郎朗皱着眉头说那样的曲目安排其实不太合适。

平时,人们见到的郎朗是一个充满了自信的80后巨星,一年120场的演出让他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不同的航班上和宾馆中度过,在绝大多数巡演旅行的时间里是与父母在一起的,对于“家是全球移动的”这样的概念,郎朗在瞬间的思考后表示了无比的赞同。

说到父母,为了子女担任事实上的经济人或者业务助理是许多中国年轻演奏家所特有的,郎朗一家更是其中典型,郎爸的知名度丝毫不亚于一个娱乐明星,最近还出了一本书《我和郎朗的30年》,这一切都可以看做郎朗光环的辐射所及。

在国内,郎朗也是几乎唯一对八卦杂志有吸引力的古典音乐家。今年南方某杂志爆料他与知名美女模特的八卦让无数媒体和公众产生兴趣,人们关注更多的并非那位娱乐圈的女主角,而是弹钢琴郎朗,这位已经三十而立的钢琴巨星的个人问题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最终这段存在于杂志上的恋情以郎朗的否认和女主角“很喜欢郎朗”的局面告终,郎朗解释说没有时间考虑个人问题是借口,自己心里觉得目前好像并没有到谈恋爱的时机。

忙碌的日程让郎朗堪比铁人,在各种不同的场合郎朗也迅速转换于不同的身份之间,头一天晚上还在演奏贝多芬协奏曲,翌日便投身于时尚圈中的光彩之下,但郎朗并不满足于此,他的老师巴伦博伊姆在这方面又再次成为了他的偶像:一周举行六场曲目不同的音乐会,游离于钢琴家、指挥家、社会活动家的身份之间,这对郎朗有着十足的吸引力,虽然他也有着自己为之骄傲的数据:一年可以弹五十首不同的协奏曲,常在手边的就有差不多一半的数量。不过郎朗的目标十分明确:要变得更强,同时也要变得更忙。


周皓(文)          

 

郎朗经典代表作《保卫黄河》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