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近张暴默

 

走近张暴默

 

张暴默,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二炮歌舞团歌唱演员,中央音乐学院中和艺术中心艺术总监,朝阳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名誉理事。她演唱的许多中外名曲《太湖美》、《鸽子》、《天黑黑》、《鼓浪屿之波》等脍炙人口,家喻户晓。早在80年代,她就被评为“全国观众最喜爱的歌唱演员”、“神州歌坛十二星”,并荣获“80年代杰出表演艺术家”等称号。她的名字被编入《当代名人录》、《中国名人录》。张暴默的演唱安然、淡雅、平静、随和、气息丰满、行腔从容,将美声、民族和通俗唱法融为一体,风格独特,显示了她深厚的基本功底和对音乐的独到理解。

张暴默自幼喜欢音乐,1974年考入解放军二炮文工团任独唱演员。1980年张暴默作为一名军旅歌唱家,特别是火箭兵的歌唱家,她演唱了一首词曲描写第二炮兵官兵生活和情感的军旅歌曲《火箭兵的梦》、一举成名,而且这首军歌让当年的全国人民知道了第二炮兵这支神秘的部队!《火箭兵的梦》也让当年的张暴默在歌坛建立了重要地位。直到目前为止军旅歌曲《火箭兵的梦》还是第二炮兵政治部唯一一首火爆全国的代表作品!也是第二炮兵必学必唱曲目!

1983年张暴默在央视新年晚会上以一曲《鼓浪屿之波》引起歌坛关注,1991年张暴默登陆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演唱歌曲《路》,同年在京举办“丰收的季节”个人独唱音乐会,获得成功。之后,张暴默离团赴美国学习,1994年回国投资幼儿教育事业。近日,她和记者说起了自己的往事。

十六女孩当了兵

张暴默是上海姑娘,因为歌唱得好,十六岁就离开家参军。其实她从小就对部队生活十分向往,喜欢穿军装,老盼着有穿军装的机会,终于穿上了军装,所以觉得特别高兴。但是到了部队,不像她想的那样美好,而是比较艰苦。因为刚来的时候,领导没有让她马上像文工团员一样工作,而是先下部队锻炼三个月。

回忆起过去,张暴默说:“那时天天早上就是紧急集合,练走步。那时我岁数小,总怕落后别人,有时候晚上睡觉都不敢脱衣服,怕紧急集合。我真正知道了当战士是怎么回事。”张暴默现在经常想起来好多有意思的事:“有一天,我刚从基层部队回来,觉得可算松口气了,再也没人管我们了,晚上睡觉特香。突然又吹哨了,是夜里急行军,还要打着行李走、不许开灯。我把背包打完了,很快就下楼了,海军大院多大啊,围着跑了一圈。这一圈我看不见路,帽子一直遮在眼睛上。好不容易回来了,一开灯就听见一个女孩儿说:‘谁那么讨厌啊。’她是一号的脑袋,我是四号的帽子,她拿错帽子了,一号的大头带着四号的帽子,她一路掉,我是一路遮着眼睛。现在有时候我见到她还觉得挺可乐的。那时,我们早上起来要跑很远很远的路。有很多学员不跑了,在下面走。可我出去跟所有男战士一起跑回来。我是自己跟自己较劲,不停地跑,跑过极限后不知道累了。所以我觉得人生跟跑步一样,因为有时候会觉得特别累,咬咬牙往前走,这一段儿很快就过去了。”

会裁衣服长得胖

张暴默来部队时15岁,说不想家是不可能的。她说:“我们一帮同期来的人,尤其是逢年过节,大家会聚在一起想家。也抱头痛哭一番,或者自己写首诗念一念,算是一种抒发,现在想来也是挺有意思。我们这帮孩子聚在一起,虽然想家,但还是觉得在部队特别好,因为跟家里不一样,和战友的沟通和在家里和父母亲的沟通不一样,有时候觉得有很多话可以跟朋友讲,比如我们那时候偷偷说到谈恋爱,悄悄喜欢什么人会跟战友说说,但是有很多话不能跟父母讲。和父母亲的感情是感情,姐妹的感情也是感情,战友之间的感情更是感情。”

有空的时候,张暴默很喜欢谈天说地,但是她最受同志们喜欢的原因是因为她十分手巧,她会把军裤改得很瘦,又很时髦。所以一到休息日,总有人找张暴默,让她裁件衬衫、做个假领什么的。

成名以后仍平淡

再后来,张暴默靠唱《边疆是我温暖的家》和《鼓浪屿之波》成了名。她去了美国,最后又回到自己的国家。周围的朋友还是说她根本没有变,无论在美国还是回国都没有变。张暴默觉得最大的变化就是心态,年纪越大,人就更加沉静。年轻的时候可能还有很多骚动、很多想法,现在就淡泊多了。她认为生活原本就是很平淡的,因为这才是真的东西。


   

张暴默经典代表作《鼓浪屿之波》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