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近朱哲琴

 

对话自然之声的歌者——访朱哲琴

  

朱哲琴,每当这个名字出现总会有一些独特的音乐事件发生。1990年在“中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中以《一个真实的故事》走进人们视线的她,在2012年6月8日与谭盾、中央广播民族乐团以及12只真正的鸟合作,共同演绎了声乐协奏曲《人声与12只鸟及民族乐团的即兴》。20多年来身体力行地做着属于“Dadawa”(朱哲琴的英文名)的音乐之路。

第一印象

作为中国新音乐代表人物、走向世界的中国乐坛奇才,朱哲琴是一位以作品质量说话,而非数量取胜的音乐人。近几年来致力于推动中国民族音乐和手工艺的她除了必要的演出和公益活动,并没有大规模的“曝光”动作,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在用自己内心的定力修持东方音乐,这需要一个真实、安静的状态”。

为了能在朱哲琴百忙之中采访到她,笔者之前曾频频与其助手电话沟通,结果都因她工作时间紧凑而未能约定。基于这种情况,笔者于6月5日以“探班”的形式来到了中央广播民族乐团排练厅的休息室,佯装偶遇,试一下是否可以直接对话朱哲琴。休息室里的她一身橘色装束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双手拿着即将上台排练的小道具,一双大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进行完简单的自我介绍后,朱哲琴出人意料地说:“好吧,现在还没开始,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突如其来的回答让笔者和其他演员都惊讶不已。由于时间紧迫,采访只能采取“见缝插针”的方式,或许是猜到笔者不好意思占用每次谭盾给予她的那几分钟的休息时间,朱哲琴总是主动走过来“刚才聊到哪了?我们继续”。

我和“鸟”的不解之缘

从1990年《一个真实的故事》这首真正意义上的环保歌曲开始,朱哲琴的每一步都在缔造着中国乐坛的一个个神话,她说自己的幸运就是在每个时代都用作品留下了痕迹,在每个时代又恰好有属于她朱哲琴的音乐存在。从环保音乐到概念音乐再到如今重归大自然的“鸟乐”,Dadawa的每一步都可以说是前卫、大胆和新奇的。是什么支持、带领着她走到今天?又是什么促成了与谭盾的这次“牵手”?

朱哲琴认为从原先的“丹顶鹤”到后来的何训田,再到这次的谭盾,每一次合作都是幸运而愉快的。尤其是《人声与12只鸟及民族乐团的即兴》这个作品,人声、乐队与台上12只鸟的即兴配合演出,是人类与地球上另一物种的直接对话。对于动物,朱哲琴可以说是另一种形式的“溺爱”,“最多的时候家中同时养了金鱼、乌龟、狗和鸟,每天我都会观察它们,和它们对话,用你当心对待它们时,你会发现虽然语言不通但却可以很好地沟通,这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当被问道这次的演出能够如此惟妙惟肖地在台上模仿鸟叫,是否是在平时养鸟的过程中刻意学习的,朱哲琴兴奋地说道:“起先在台湾时买过一只黄鹂,当时在鸟市上叫得可欢了,结果回到家却不怎么叫了,尤其是我唱歌的时候,它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我”。朱哲琴一脸的无可奈何,短短几秒就从买鸟时孩子般的高兴转变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然而“鸟”在她的生命中不仅是过客,在曾经的一段时间里,它们甚至成为了她照顾的“小宝宝”。

“那是我在旅居台湾的三年时间里的一段亲身经历。当时家里有一棵很大的松树,突然有一天,一个鸟巢从天而降落进我的怀里面,里头有三只小鸟。当时我就想也许它们的妈妈去觅食了,鸟巢被风吹到了我的手上,我就接住了鸟巢抱住了那三个无依无靠的小生命,在后来的三个月时间里都在尝试着去养大它们。因为鸟儿们没有妈妈,所以在最初的十来天里,我坚持每半个小时或一个小时就给它们喂食。当你平下心观察它们,把一个微观放大的时候,你才知道生命多么奇妙,那是易碎且美好的生物。为了保证进食时间我用闹钟计时喂它们,当这些小鸟听到声响的时候,它们是最敏感的时候。当我说‘妈妈喂喂啊’,它们就把嘴张开,非常有音乐性。这次的表演我用了很多颤抖音,还有模仿它们的叫声,在歌唱和它们的鸣叫之间,做了些转换。这次与谭盾的合作可以说为我打开了声音的另一个世界。”

看来冥冥之中,朱哲琴与“鸟”的确有着说不清的缘分。从最初成名作的所涉题材,到后来接鸟巢喂养小鸟的神奇经历,再到如今与12只灵性的小鸟同台“演出”,Dadawa是在用自己的灵魂与它们沟通交流。8日晚当最后一个音结束时,她哭了,她让大家为12只小鸟鼓了一次掌,因为它们也是真正的演员,物种之间是平等的,“我们之间是相通、相灵的”。

我们要让“世界看见”,亦要“世界听见”

朱哲琴说,她是一个不愿意遵循既定方法尝试音乐的人,“我希望除了自己的歌声以外,我的创作也能进入人们的视野。”2009年1月,被任命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亲善大使后,朱哲琴心里就想做一件事,那就是推动中国民族文化的发展和保护。于是,在2010年她发起了“世界看见”少数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亲善行动。在历时四个月的音乐之旅中,前往贵州、云南、内蒙古、西藏和新疆等少数民族地区,采访了大量当地民间艺术家,录制了一千多首民间歌曲。当谈到一千多首歌曲在选用时如何取舍时,朱哲琴说这并不难,“这一千首歌就像一个歌的海洋,它们会沉淀,当我闭上眼睛,那些有生命的东西会泛起浪花,汹涌到我面前。”

与推广民族文化的其他艺术家一样,朱哲琴在自己的道路上起初也有不解的声音,当遇到这种情况时怎么办?她微微笑道:“那就交给音乐,那是最真实的声音。有一次我去西藏等地采风,和我一起去的都是30岁左右的年轻人,最开始他们不了解民族音乐,但做了一段这样的工作后,他们跟我说:‘民族音乐真的很好听。’如果我们的民族音乐有这些年轻人的喜爱,那么怎么会没有继承和发展呢?你看,只要我们坚持就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其中,如果有人不喜欢或者排斥,那是因为他们并不真正了解。”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朱哲琴发起了“世界听见”活动,在2010年首战国家大剧院拉开帷幕之后,《世界听?见?朱哲琴与民族歌乐师》又在香港、上海、广州、杭州四地巡演。苗族台江飞歌传人、蒙古族呼麦传人、哈萨克冬不拉大师库尔曼江等民族歌乐师都登台助阵,朱哲琴表示自己喜欢这些音乐很多年,希望借“世界看见”、“世界听见”让更多的中国音乐呈现在世人眼前。从巡演的形式和曲目我们不难看出,她的音乐被注入了当代的新鲜血液。打上了“当代”痕迹的传统音乐并没有不伦不类,正如她自己所说,“巡演不是民俗或者民族元素采集的展演。我们希望传承下来的民族音乐珍品里的基因、血脉会在当代,甚至在未来的时空里延续发展。在演出中既要尊重民族音乐的根源性,也会展现音乐的未来感。现在与我合作的都是年轻的一代,无论是音乐创作、乐队表演、舞台创意还是造型设计都是有国际视野的新一代,他们对传统的解读也有新的角度,这样新的合作也是有突破性的。”   


张乐(文)          

朱哲琴经典代表作《丹顶鹤的故事》赏析